你根本不知道,割掉后你会变得如此干净,如此强大!割吧!早割早受益!

  暑假又至,在医言医。

  泌尿男科医生此时最关注的男性泌尿生殖健康问题,就是包皮问题。它源自于非长假期间慢慢积累的大量相关咨询和姑息性处理,我们有必要在某个时间段集中部分精力做好这件事情。从卫生经济学的角度,做好多发病和常见病的诊治工作,是我们的主要使命之一。

  包皮环切术这个话题从来不缺少热度,它不仅是一个医疗命题,也是一个文化、宗教、卫生经济学相关的社会性命题。虽然围绕该不该做包皮环切术,观点似乎不尽一致,但我们已经清醒地认识到,反对的声音(往往源自非专业人士)是如此微弱而缺乏循证医学证据,对于符合手术指征者,及时手术无疑会受益终生。

成为包皮龟炎反复发作的解剖基础

  你对包皮环切术的认识不应停留在宗教割礼阶段

  人类包皮环切术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4000年前的割礼。按照宗教的解释,割礼的意义在于表明自己是上帝所选择的族裔。《圣经》阐述的割礼是希伯来人和上帝制立的神的契约,牧师用一些相对锋利的工具为婴幼儿割去过长的包皮,从而立约成为上帝的子孙。

  看起来,割礼似乎浸润了浓厚的宗教仪式色彩。事实上,目前出土的最早的包皮环切术的记载源于古埃及的陵墓壁雕,并非出于宗教意义。希腊史学家希罗多德认为,埃及人是当时世界上最卫生最健康的民族,他们重视个人卫生,实施割礼是出于洁净的目的,可使人更卫生、更健康、更舒适。

成为包皮龟炎反复发作的解剖基础

  美国陆军医疗部和军事历史办公室的文献显示,二战名将隆美尔在北非战场曾面临一个很SHIT的问题:因为卫生条件恶劣,接近150 000士兵出现因包茎、包皮过长伴发严重感染引发的非战斗性减员问题。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朝鲜战争、越战及后来的海湾战争中。此后,很多国家征兵体检时都增加了该项内容(“医生拉我包皮、扯我蛋蛋、掰开我的菊花”),并对一些现役士兵也进行了治疗性包皮环切术。

  这些历史及群体事件表明,人类包皮环切术自发轫始即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将目光聚焦于现代文明之下的包皮环切术,我们可从大量学术文献中获得更可靠的证据。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清楚地了解包皮问题可能带给我们的困扰。

  成为包皮龟炎反复发作的解剖基础

  对于现代人,包皮对阴茎头的保护作用几乎不再成立。相反,对于包皮过长或包茎男性,包皮和阴茎之间的空隙的存在,使包皮垢得不到及时的清理或根本无法得到清理,成为细菌繁殖的良好培养基,反复诱发包皮龟头炎的发生。

成为包皮龟炎反复发作的解剖基础

  所以,无论婴幼儿、青少年,还是青壮年、耄耋老者,包皮龟头炎总会伺机而动。尤其是在卫生条件不好、卫生习惯不佳或者免疫力低下的时候。除了湿乎乎的难受感、刺鼻的异味,反复发生的包皮龟头炎还会伴有局部瘙痒、疼痛,严重者可能引起尿频、尿急、尿痛、发热等,致使小孩哭闹、成人难以专注于工作。包皮过长者的反复炎症可能产生继发性包茎,引发排尿问题。

  笔者上半年曾为5例50岁以上(其中2例70岁以上)、合并糖尿病的患者实施包皮环切手术,效果很好。值得注意的是,包皮过长或包茎患者合并糖尿病时,包皮龟头炎几乎总是存在,继发性包茎、包皮口严重狭窄甚至影响排尿的概率大幅增加。

  增加性病及相关感染性疾病的概率

  泌尿系感染是儿科最常见的感染性疾病之一,发病率仅次于呼吸道感染,中段尿培养表明其中90%的病原体为大肠杆菌。

  基础研究表明,包茎、包皮过长患者潮湿的包皮囊内环境,可为大肠杆菌等细菌寄生提供极佳的粘附条件,进而滋生、逆行进入尿路造成泌尿系感染。这对于免疫力低下的婴幼儿尤其可怕。幼时上尿路感染的患者,成年后发生高血压、慢性肾功能衰竭的概率大大增加。对于成年人,反复的包皮龟头炎症也增加了尿道感染、慢性前列腺炎、精囊炎、附睾炎发生的概率。

  包皮内富含的Langerhans细胞是HIV(艾滋病病毒)等感染的靶细胞。大量文献显示,幼时或成年早期接受包皮环切手术,可以减少HIV、梅毒、淋病、人乳头状瘤病毒(HPV)、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和衣原体等性传播疾病的病原体感染的概率。

  2002年至2006年间,来自非洲的多项RCTs研究结果显示,暴露于HIV后,未行包皮环切手术者感染的概率是接受包皮环切术者的2倍,证实了包皮环切手术在预防HIV等性传播疾病的价值。如今,非洲部分国家要求越来越多的男性接受包皮环切术来降低HIV的蔓延。

成为包皮龟炎反复发作的解剖基础

  需要指出的是,包皮环切术只是降低了男性从女性HIV感染患者获得传播的概率,并不能杜绝,更不能防止HIV在静脉吸毒人群和男同性恋人群间的传播。真正预防HIV感染的秘诀是“禁欲、忠诚、使用避孕套”。但并不能因此否认包皮环切术在预防HIV等疾病中的价值,试问,有谁会作死地频繁同一个HIV感染的女性发生性关系呢?

  还有文献表明,未接受包皮环切术的包皮异常患者,会阴部及大腿内侧皮肤出现湿疹、牛皮癣和扁平苔藓的风险增加。

  增加阴茎癌和配偶宫颈癌的发生率

  包皮垢是一种强致癌物质,包皮垢及反复炎症的慢性刺激,显著增加了阴茎癌的发生率。动物实验表明,长期受到包皮垢刺激的雄马发生阴茎癌的概率是对照组的10倍。犹太人和伊斯兰教民族出生即接受包皮环切术,阴茎癌罕见。

  临床上,几乎所有的浸润性阴茎癌都发生于没有行包皮环切术的男性。因为此类患者包皮口较小,无法直视病变部位,或者对反复的炎症反应引起的湿疹样改变或溃疡不再重视,使患者放松了警惕,因而未能及时就诊,延误治疗。有文献显示,包皮环切术预防浸润性阴茎癌的显著效果(OR大于22),几乎可以说,包皮环切术后能够预防浸润性阴茎癌的发生。

  包皮环切术后,常见的病毒性性传播疾病如HPV、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等感染概率下降,降低了阴茎癌的发生率。

  值得注意的是,女性宫颈癌患者中HPV-DNA的发现率约为90-100%。2002年权威医学杂志NEJM上的一项研究证实,包皮环切术后男性携带HPV的概率下降,相应的,其配偶/性伴侣患宫颈癌的风险也降低。

  配偶/性伴侣与包皮环切术

  研究表明,反复发生或持续存在的包皮龟头炎,除了引起女性宫颈癌外,还可诱发女性反复发生的阴道炎、尿道炎、慢性盆腔炎,并导致不孕症的发生。

成为包皮龟炎反复发作的解剖基础

  从性和谐的角度,包茎或包皮过长患者,不愉快的气味成为“败性”的原因之一。包茎患者的性交痛,则成为性交失败的罪魁祸首或性愉悦的急刹车,甚至可能引起行为性不育。最新的国内研究显示,大部分包皮环切术后患者性功能得到改善,表现为勃起更充分,约1/3的患者性生活时间延长2分钟以上。

  美国一项调查显示,75%的女性更青睐于接受过包皮环切术的男性,原因依次为更洁净、看起来更性感、感觉更好、看起来更自然。资料显示,美国男性接受包皮环切术的比例超过60%。

  关于包皮环切术,你还在担心的问题

  包皮环切术痛吗?

  有局麻药的存在,经验丰富的医生可以在你几乎感觉不到痛苦的情况下,“谈笑间,包皮灰飞烟灭”,顺利完术。手术完成、麻醉效果消失后,切口的疼痛主要表现为“有点火辣辣的”,不足以让5岁的幼童哭闹。想象一下,如果5岁幼儿淡定地走出手术室,是否美如画!

成为包皮龟炎反复发作的解剖基础

  总之,大部分需要接受手术的患者迟迟没有接受环切手术,多归因于心理恐惧,它远远超过了手术带来的不适。

  手术需要多久?

  包皮环切术平均耗时约30-40分钟左右,包皮环套术约5-10分钟即可完成。包皮环套术的脱环时间约为2-3周,但愈合后更加美观,目前成为主要术式。当然,具体选用何种术式,需要检查评估后决定。

  需要注意的是,包皮手术前需要抽血检查血常规、凝血功能等,等待报告的时间约为3小时左右。请酌情安排时间。

  哪些人群应该割包皮?

  关于包皮过长和包茎的定义、包皮环切术的手术指征等问题,本文不再赘述。我在上一篇科普文章《小朋友,你爸爸喊你一起去医院割包皮》中已予以详细陈述,有兴趣可以微信搜索阅读(比本文好看)。如前文所述,包皮环切术不仅是医学问题,还属于文化、宗教等问题。所以,具体到个人,割还是不割,什么时候割,都应该前往医院接受专科体检,与医生商议后作出最终决策。

      推荐阅读:小朋友,你爸爸喊你一起去医院割包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