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次婚姻均未孕:“徐医生,我这是怎么了,应该怎么办?”

  我国第一例试管婴儿出生于1984年,随着现代社会经济快速增长的步伐,辅助生殖技术领域也迎来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从最开始的腹腔镜下取卵到现在的经阴道穿刺取卵,从低剂量的刺激诱导排卵到长方案、拮抗剂方案、黄体期促排卵等多种方案百花齐放,从鲜胚移植到现在全胚冷冻及养囊移植,试管婴儿技术也在不断顺应时代、挑战人类生育极限。

试管婴儿

  今天介绍的案例是采用无降调方案促排卵。这个方案应用范围比较少,一般是用于低促性腺激素性性腺功能减退的患者,但是也会有例外。

  2次婚姻未生育,初次到院求诊

  今年30岁的孙女士经历过2次婚姻,均没有生育。后来在当地医院检查被诊断为“多囊卵巢综合征”,同时还进行促排卵监测半年,有排卵,尝试自然备孕,奈何却仍然没有怀上。

  听说现在能做试管婴儿生娃……孙女士辗转奔波来到深圳中山泌尿外科医院生殖中心找徐芬医生。

  初次来院时,孙女士已经有50多天没有来月经了,但是B超发现内膜很薄,性激素等结果支持“多囊卵巢综合征”的诊断,所以徐芬医生给患者用补佳乐口服,打算等内膜长厚一些再黄体酮转化内膜来月经;来月经后再用拮抗剂方案促排卵。

  拮抗剂方案对于孙女士此类患者的优势在于:能获得足够数量卵子的同时,还能尽量减少因过多卵泡发育导致的卵巢过度刺激。

  促排期间疑无路,徐芬医生当机立断“又一村”

  孙女士积极按照徐芬医生的建议进行治疗。然而在吃补佳乐的过程中,孙女士突然发现自己来月经了。她很慌张地来到诊室问徐芬医生:“徐医生,我这是怎么了,应该怎么办?”

  徐芬医生经过B超和性激素检查,同时考虑孙女士现在处于月经期,但查得到的LH值特别低,<0.1u/ml。拮抗剂方案的原理就是在卵泡及雌激素长到一定水平时加用拮抗剂将LH压制在一定范围,预防提前排卵。现在的检查结果是孙女士的LH非常低,而且夫妻俩也是比较着急,不希望再等待一个月。

妊娠

  于是徐芬医生当机立断,决定更改患者方案,采用直促方案,适当增加LH的补充,期间密切监测孙女士的血激素变化。经过整改方案积极促排之后,最终孙女士获取到10多枚卵子,移植2枚D3天胚胎,现已成功妊娠!

  徐芬医生总结:

  试管婴儿促排卵方案百花齐放,不同的人群会有不同的方案,而个体差异会导致极少部分患者需要剑走偏锋,采用比较少尝试的方案来促排卵。方案不分优劣,最终能抱得健康的宝宝回家,母子平安就是合适的方案。

徐芬

  姓名:徐芬

  职称/头衔:主治医师 硕士

  所属科室:生殖科

  技术专长:人工授精、超声引导下取卵术、囊肿穿刺等辅助生殖手术

  个人简介:

  200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医学部,师从国内著名医学专家徐望明教授。毕业后在广东省武警总队医院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6年。2014年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辅助生殖中心进修学习。2015年后在深圳武警医院生殖中心从事辅助生殖医学工作。2018年7月正式加盟深圳中山泌尿外科医院生殖中心。

  业务领域:

  熟练掌握不孕不育症的诊治,包括各种辅助生殖技术适应症的把握、促排卵方案的选择、监测、临床用药调控及并发症的防治等,积累了丰富的辅助生殖临床经验。手术操作娴熟,熟练掌握人工授精、超声引导下取卵术、囊肿穿刺等辅助生殖手术操作。

  学术成果:

  在国家核心期刊发表论文多篇,多次参加国内外生殖技术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