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卵巢的年龄和我的年龄不一致

  很多年轻的女性朋友都会一脸茫然地看着医生,始终不能接受自己卵巢早衰的这个事实。因为很多朋友存在着这样一个误区:我很年轻,怎么会卵巢功能衰退呢?!

  年龄是卵巢储备功能评估的指标之一,高龄女性会出现卵母细胞数量减少、质量下降,自然妊娠率会有一定程度的降低,自然流产、胎儿畸形以及各种出生缺陷的风险也会随之增加。

  但是对于部分特殊的女性朋友来说,自身的年龄并不能够完全代表卵巢储备功能的真实状态。这部分女性朋友到底“特殊”在哪里?例如由于卵母细胞先天储备不足,又或者卵母细胞提前耗竭,其生育期也会明显地缩短。

  卵巢储备功能

  简单来说就是卵巢内卵泡发育成为能够和精子结合的卵母细胞的能力,也就是卵母细胞的数量和质量决定着卵巢储备功能是否良好。

  抗苗勒氏管激素是什么?

  AMH是一种主要由窦状卵泡颗粒细胞合成分泌的小分子激素,最早在男性胎儿睾丸组织中发现,顾名思义,它具有阻抗苗勒管发育的作用。

  苗勒管又是什么?

  苗勒管(Müllerian duct)为胚胎早期的原始生殖管道,在女性可发育为雌性生殖管道。因此,胎儿中AMH的升高使胎儿的生殖系统向男性方向发育。缺乏AMH的胎儿生殖系统发育为女性。

  女婴出生后,卵巢卵泡的颗粒细胞也开始合成AMH。直至性成熟期达到高峰,随着年龄的增长逐年下降,至绝经期降到低值。卵泡颗粒细胞分泌的AMH积聚在卵泡液中,外周血采集的AMH与卵泡液中的AMH水平相一致。

  AMH水平和卵巢储备功能到底有什么关系?

  AMH的基本生理作用与卵泡逐步的发育成熟有关,其浓度随着初级、次级、窦前、和直径小于4mm的窦状卵泡中表达量逐渐增高,而随着窦状卵泡的增大,AMH浓度下降至消失。AMH水平随年龄升高而降低的现象实则由于窦状卵泡数量下降的原因。而由于青春期前女孩体内AMH水平也较高,因此AMH仅在临床用于评估25岁以后的卵巢储备功能。

为什么卵巢的年龄和我的年龄不一致

  根据AMH水平,女性从出生到衰老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儿童期(0~10岁):原始卵泡储备增加明显,AMH均值为3.09±2.91mg/L,并随年龄增加而升高;

  青少年期(11~18岁):卵巢储备达高峰,AMH均值为5.02±3.35 mg/L;

  育龄期(18岁以后):卵巢储备启动下降,AMH均值为2.95±2.50 mg/L,并随年龄增加而降低;

  耗竭期(50岁以后):AMH均值0.22±0.36 mg/L,与年龄不再相关。

  AMH与雄激素水平呈正相关(0~50岁),但与各项代谢指标无相关性。Kelton等研究了238名18~46岁女性AMH水平,认为1.15mg/L可作为诊断卵巢储备功能降低的AMH阈值。

  AMH水平是卵巢储备功能的唯一评估标准吗?

  虽然有部分研究提示,AMH水平比其他激素检测更能直接反应卵巢储备功能,而且不受外界因素比如避孕药服用的影响,然而另一些研究并不同意这一观点。

  2010年荷兰一项调查发现口服避孕药者比同龄不服药者的AMH值偏高。然而2013年另一项大型调查发现,口服避孕药的使用会降低AMH值,而既往服用避孕药,目前不服药者的AMH值不受影响。

  2013年美国的一项临床试验发现,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类似物(GnRHa)能够显著影响AMH水平。健康女性在GnRHa注射后7天,AMH水平低于注射前水平,然后再逐渐升高。

  因此对于使用GnRHa治疗的女性,AMH水平可能并不能准确预测卵巢储备功能。除此之外,种族、肥胖、吸烟等因素也有可能影响了AMH。

  总之,AMH过低,卵巢储备功能较低,患者朋友也不能够对于自己的生育计划过于绝望,仍然要积极的配合医生进行个体化的促排卵方案的治疗。比如随时调整GnRH拮抗剂的剂量、黄体期促排卵方案、采用微刺激方案和冻胚移植等等,只有适合自己的方案才能促进好孕!

       推荐阅读:怎么判断是卵巢早衰还能进行试管治疗吗